史翠克最后一刻替补进阵容 球员锦标赛首轮交70杆

北京时间3月12日,史蒂夫-史翠克清楚球员锦标赛第一轮第二个九洞他会疲劳。

你不能批评他。

史翠克周四早上在那不勒斯的家中醒来,那里距离TPC锯齿草大约有325英里,可是他乘坐私人飞机赶到了球场上——飞了大约45分钟——因为他刚得知自己作为替补将取代因伤退赛的贾斯汀-罗斯进入阵容。交通委员会给他在圣奥古斯塔机场留下了一辆车子,而54岁的史翠克钻入车子之后,驱车向北而来。

他接受了新冠病毒检测,在锯齿草停车场见过了临时球童埃里克-拉尔森(Eric Larson),后者因为哈利斯-英格利希(Harris English)本周一早退赛,空了出来。埃里克-拉尔森给他带来了早饭。然后检测为阴性之后,史蒂夫-史翠克在前八个洞抓到5只小鸟,打出70杆,低于标准杆2杆。

对于一个上一周的时候在替补名单上还排名第五位的选手而言,这个结果肯定不算差。

“一切是从星期三开始的,”史蒂夫-史翠克当前落后领先者加西亚5杆,“因为我知道昨天我是第二替补,我知道贾斯汀-罗斯感觉不是很好。我听说哈利斯-英格利希也是,腰部有点问题,因此昨天我开始做计划。

“我在佛罗里达州那不勒斯找到了一个当地人,我可以在紧急时刻使用他的飞机。美巡赛让我始终了解着最新情况,接着我接到了电话,那是早上6点45分,我还躺在床上,我立即醒了过来。他们对我说现在你是第一替补,我回答说:‘好的,我来了。’”

球员一个一个倒下,赛事主办方只能一点点顺着替补名单捋。史蒂夫-史翠克本周早些时候在凤凰城公开赛上获得并列第四名,他知道已经退出阿诺-帕尔默邀请赛的贾斯汀-罗斯看上去很可疑。

一旦收到美巡赛的电话,史蒂夫-史翠克和飞行员赶快来到那不勒斯机场,然后出发飞往北方。

“我在大约8点30分来到机场,”他说,“差一刻钟到9点来到的这里,我想应该是9点35分落地的。我直接去了检测中心接受检测,我实际上在出发时间之前两个小时来到了球场上。我来到了练习场的后方,等待检测结果,而结果为阴性。我随后打了几颗球,熟悉了一下周围环境,搞了搞切推等小事情。”

虽然史蒂夫-史翠克没有打过练习轮,他却了解球场,因为整个一生他打过21次球员锦标赛,其中最好成绩为1999年并列第六。另外,在哈利斯-英格利希离场之前,埃里克-拉尔森已经走过了球场,他知道球场该如何打。

“今天早上,”史蒂夫-史翠克在问到他和球童是怎样联系在一起的,“我还躺在床上,他打电话给我,他也告诉了我哈利斯最新的情况,我则说:‘好的,埃里克,你愿意留在球场上为我当球童吗?’”

“我以前请他当过我的球童,我们相处得很好。他也是威斯康星人,一个很不错的人。他回答道:‘好的,可以。’哈利斯在另外一头,他说:‘去吧。’因此最后的结果很好。我不用带着别的人过来。”

当然也少了一个需要检测的人。史蒂夫-史翠克在联邦快递杯积分榜上位于116位,世界排名则为253位。一旦上场,他相当努力。他上了14条球道中的10条,18个果岭则标上了14个,命中的推杆长度为100英尺。

他承认自己能来这里是相当幸运的。

“我真的需要考虑许瓒秀(John Huh),”他说,“可是他将自己的名字从替补名单上撤出了。我想他是我前方的一两名球手之一。

“也就是说如果他决定参赛我参加不了。我绝没有想到我能参赛,可是现在很激动过来了。”

毫无疑问。可是现在史蒂夫-史翠克能找到宾馆房间,星期四晚睡觉吗?

“希望可以,”他笑着说,“还不知道呢。”

(小风)

PC4f5X

文章作者信息...

留下你的评论

*评论支持代码高亮<pre class="prettyprint linenums">代码</pre>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