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行业发生改变,为什么老玩家往往视而不见?

来源:吴晓波频道

为什么很多企业家在一个行业经营10年、20年,在他最熟悉的领域,反倒失去了创新的能力?

根本原因就在于他们停止了对新知识的获取

他们只有自己固有的判断,对行业内的细微变化,失去了新鲜感。正因为此,每当行业发生改变,老玩家或者行业领袖往往视而不见。

作为企业家,我们不仅要低头走路,更要抬头看天。

如果止步于自己的小行业,缺乏对时代、对整个商业环境的基本认识与洞察,我们将会一直错失新项目崛起的机会。

3月29日—31日,企投家成长营8期课程在上海举行,新晋成长营学员们共同加入了这场新知识的狂欢中,学习如何从企业家到企投家的升级迭代。

在开学典礼上,吴晓波老师对8期学员提出了自己的三个要求:

1.问题导向。从老师的授课中找到答案并不重要,答案都在黑板上,而且在商学教育中,所有的答案都可能是错的,重要的是你有没有发现一个好问题。

2.整体学习。企投会的课程40%跟企业经营有关,60%跟资本市场有关,我们希望你能对所有知识点有一次完整的覆盖。

3.互助共建企投会是一个共建共学的平台,我们希望老师和学员之间,学员和学员之间能够有空间,大家互相借鉴学习,这样成长会非常快。

活动现场,新学员还加入了开年第一“战”与迎新晚宴,在活动与美食中间,加深了对彼此的认识与理解。





当行业发生改变,为什么老玩家往往视而不见?

当然,这次开营也少不了大咖导师的精彩分享,下面就带你一睹其中的部分精彩观点吧。

以数字技术为主导的联网共享经济

曹和平

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 

深圳市湾区数字经济与科技研究院院长 

中国将走向一个以数字技术为主导的联网共享经济,那时候的经济将出现一种新的能力

什么能力?这里我们需要先了解一个概念——智慧。

我两岁的时候,有一次爸爸的笔掉到桌子底下去了,我爬到下面去拿,脑袋撞到桌子脚,疼得哭了半天。到今天60多年过去了,如果我再爬到桌子下面捡东西,一定会把脑袋躲开桌子脚。

我们拆解上面整个过程:

一是给定一个场景,钻桌子捡东西;

二是找东西,中间包括定位、搜索、眼睛扫描、成像;

三是存储,成像结果传到玻璃体成像,落到视网膜上,记到脑袋里;

四是提取,存储以后,过了一段时间,被某一个场景唤醒,做出行为反馈。

这一系列过程的总和,就叫智慧

可这是在人参与的条件下发生的,能不能在没人参与的时候,甚至在没有生命体的领域重复这个过程?可以。

假设今天晚上我开车到某个地方,周边150米半径范围内,一辆车也没有。这时候我的前灯,就可以扫描我的周边情况,形成一个图像,传输给高德地图的管理中台。

高德和当地交通局有一个网络合约,只要我的汽车前灯送过来上面这个信息,高德中台给你认证担保,公安局马上把红灯变成绿灯。

整个过程就好像汽车在指挥交通局,这就是中枢外围拓扑互动。

这时候你会发现不是脑袋指挥手,而是手一碰到火,手自己就缩回来了,然后才把信息传给大脑,这就有了智慧,中间人没有参

换句话说,有一天你还没进到房间里,这个桌子就知道你进来了,整个基础设施互相都知道你来了,它们之间互相处理某种信息。

所以我们会发现,人类经济就在爆发的前夜,其中的关键是智能机器制造,加上网络过程。

把握世界大事,一定要掌握正确的三观

张宇燕

中国社科院世界政治与经济研究所所长

中国世界经济学会会长

世界非常复杂,那么我们怎么去把握这种复杂?把握世界大事,一定要掌握正确的三观:

第一,历史观。

不仅要看现在国际形势怎么样,还要端起历史的望远镜,回顾过去。

为什么历史重要?不在于我们今天和过去发生的事情完全一样,明天和今天也完全一样。

因为今天经历的事和以前肯定不一样,50年前没有手机,未来50年更是指不定会有什么。

历史是积累人类的经验,而人类所做的这些事由什么激发?是人性的反应,事情在变,但人性不变

所以我们关注历史,实际上是看历史上的人、事是怎么一步步走过来的,他们取得成就的原因是什么?犯的错误是什么?

历史书看多了,你就会发现今天人类犯的错误,绝大多数都是在重复历史上犯的错。

第二,大局观。

世界太复杂了,我们要理解它只能找主要变量。我们不仅要看现象和细节,还要抓住本质和全局,抓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

经济学家弗里德曼是芝加哥大学教授,他早期和助手花了很多时间,研究了将近100年的美国货币史,得出一个基本结论,通货膨胀本质上是一个货币现象,货币发行多了,物品价格就起来了,因此他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。

他就是找到了两个主要变量之间的关系,而且有数据、事实来支撑。

今天世界的主要矛盾,从国家来讲,是中美之间的矛盾,而中日关系、中欧关系,甚至我们跟俄罗斯、伊朗关系的背后,都和中美关系有关。

第三,角色观。

我们不仅要冷静分析各种国际现象,而且还要把自己摆进去。

今天中国已经是一个大玩家了,以前我们讨论国际问题的时候,都在说外部环境,外部环境是外生于我们的,很多事和我们没关系。

但今天不一样,我们的外部环境在很大程度上已经内化,换句话说就是我们的外部环境取决于我们做什么,因为我们已经很大了

你已经有这么大的块头,你做什么事情,选择走哪条路,往哪个方向用力,一定会影响国外,它们会对你的选择进行反应,所以我们的外部环境很大程度上是它们对我们选择的反应。

PC4f5X

文章作者信息...

留下你的评论

*评论支持代码高亮<pre class="prettyprint linenums">代码</pre>

相关推荐